您当前的位置 :牟平党建网 > 红色文化 > 红色记忆 正文
红色记忆

胶东抗战故事

责任编辑:党员教育中心      文章来源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29 16:36:34

  女学员拉手榴弹自尽却炸了日本兵

  如果问胶东公学的老人,大多会记得同学里曾有过这样一档子事儿。有一个女生,在扫荡的时候被鬼子堵在了老乡屋里。她自知没法逃脱,为了不当俘虏,拉响身上带的手榴弹要和敌人同归于尽。结果这个悲壮的故事出了个喜剧性的结尾。敌人是“同归于尽”了,女生却神奇地回到了课堂……手榴弹都炸不死,这得什么样儿的“铁姑娘”啊!这个炸不死的女八路,根据胶公校长李芸生的回忆,就是1941年普通科的女生阎云。

  这一仗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?阎云的同学宋志中是她“自杀”后亲身照料她的,后来详细地记录了这件事的经过。

  阎云当年被围的村庄,应该是文登县的大章村(现属威海市)。日军是在傍晚对这个村子进行突袭的,动作很小心。估计是有情报告诉他们村子里有八路,可不知道是哪个部分的。

  日军在村边路上刚一露头,就被警惕性很强的哨兵发现了。

  公学是学校,只有干部和哨兵有枪,高年级同学有手榴弹算是自卫武器。大多数人都只有笔墨纸砚蜡纸钢板的,基本没有战斗力。可是,当时胶东公学男生黑棉袄女生蓝棉袄,都是制式服装,和八路军没什么区别,一但与敌人遭遇目标十分明显。所以,一发现了敌人,负责的干部赶紧组织学员和老乡撤退。连续的扫荡把八路军和老乡都练成了飞毛腿,一直到人都撤上了山,鬼子才摸进村口。

  因为敌军行动隐蔽,这个撤退很仓促。到山上大伙儿刚想喘口气,一点人数,坏了,少了两个女生。一个是阎云,另一个叫许冠英。还有一些动作迟缓的老乡,也没来得及跑出来,都让鬼子给抓了。

  好在日军高度紧张八路的伏击,还顾不上难为老百姓,鸣枪喊话,把老乡们赶到一个谷场集合,让汉奸甄别,日本兵就开始满村翻箱倒柜找八路。

  这两个女八路,还真不在老乡里面。

  阎云当时正在帮老乡干活,根本没注意到学员集合撤退。等她觉出不对来,刚想往外跑,隔着窗户只见几个日本兵端着大枪已经进了院儿了。

  这种情况下,跑是肯定来不及了,怎么办?

  也不是没办法,这种情况下土八路碰上鬼子第一个办法是蒙,第二个办法是藏,实在不行就只好拼命了。

  但是现在阎云可是蒙不得。日本兵一进村先找“花姑娘”,1942年的阎云十五岁,在那个时候,十五岁的女孩子落到扫荡的鬼子手里,别管是不是八路,会有怎样的结果是人都知道。

  第一招不行,就只有第二招了。藏。

  可这屋里简直家徒四壁,往哪儿藏呢!惊慌中阎云一眼看中了老乡的炕洞,她个子小蹲身就钻了进去。屋里桌上有颗学校发给女生自卫的手榴弹,阎云伸手把它带上了。

  刚进去,鬼子就进来了,哇哇乱叫,满屋刺刀乱戳。一搜就把阎云的背包给搜出来了,接着就开始搜炕洞。这屋里没别的地方能藏住人啊!这一搜就发现里面有人,有个八路!阎云暴露了!

  暴露了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阎云拼命往炕洞里面躲,炕洞的口小,鬼子从外面怎么抓也抓不住她。

  发现这个八路没有枪,鬼子放心了,一边用刺刀往里乱刺,一边开始扒炕洞两边的砖。等炕洞边上一块砖头被扒开,这个十五岁的女生一咬牙就拉了手榴弹。

  按照八路军兵工厂的设计,手榴弹拉了弦还会有几秒钟才会爆炸。阎云抄起那颗冒烟的手榴弹就往炕洞外头扔。

  这时候,外面一个鬼子已经跪在了炕洞外面在用刺刀朝里乱捅,也不知道是阎云心慌没有扔准,还是被刺刀挡了一下,手榴弹没飞出去,正落在炕洞的口上,里外交界的地方。

  阎云一看没扔出去,伸手抓过手榴弹再次往外投。

  就在她刚抓住手榴弹的时候,轰然一声巨响伴随着炕洞外面半声惨叫,阎云两个耳朵嗡的一下,人就没了知觉。

  阎云的手榴弹,到底是自己没扔出去,还是被敌人的刺刀挡回来的,大家都说不清楚。根据老人们的回忆,阎云的伤势检查出来,几乎没人相信。

  当时几个干部打着马灯到了阎云“牺牲”的那个院子。只见砖头瓦砾中,隐约露出半埋着的阎云来,火光下可以看到她满脸是血,胸前的棉袄被日军刺刀戳得到处是洞,“象笊篱一样,翻着白花花的棉花”,看来已经死去多时了。心痛的干部们正准备脱帽志哀,忽听到阎云轻声地呻吟起来。

  惊讶万分的人们又是欢喜,又是心痛,赶紧用棉被把她包起来,抬上担架就往设在附近村子里的校本部卫生所赶。

  卫生所的医生得知情况赶紧进行抢救。同学们都拥在卫生所门外,等着消息,心中七上八下。

  半晌,指导员出来了,面对女生们叽叽喳喳的问话,半日无语,末了困惑地说。大家别担心了,阎云不要紧,现在看来,最重的伤是——断了一根手指头……

  自己拉手榴弹,最重的伤是炸断了一根手指。手榴弹的弹片击中了她的头部,却鬼使神差的仅仅炸伤了她的头皮,因此流了不少血,但也就中了这么一块。胸腹部被日军用刺刀戳了十几刀,可是只有三刀刺伤腹部皮肉,其他都未能穿透外衣。一度神志不清,估计是有脑震荡,但休息数日后就恢复正常。还有几处皮外伤和青肿淤血,估计是在炕洞里碰撞四壁造成的。

  而问阎云事情的经过,她完全讲不出,只记得拉了手榴弹,然后就失去了知觉。

  这就是阎云炸鬼子的“神奇”故事。

烟台市牟平区委组织部      联系电话:0535-4219991      邮箱:ytmpdjw@126.com